| 巔路主頁 | 賊船主頁 | 進入論壇 |

Fin : 後記

M-10: 婆繆峰

M-09: 四姑娘三峰

M-08: 尖子山

M-07: 駱駝峰


M-06: 雀兒山

M-05: 尖子山巴朗山

M-04: 二峰康巴

M-03: 奧太娜

M-02: 日本八岳

M-01: 四姑娘山

M-00: 雲蒙冰瀑

 

 

癲路後話﹕

回到香港,一次乘巴士不小心遺失左本記事薄,無晒D行程紀錄,好多旅程中的細節例如人名地名時間咁就無晒。生活就係咁,好多你覺得重要的人事,想記往但結果連想記往的痕跡都銷匿。

想起了玄奘。

哥倫布向外出走,為了探索世界和鉅大財富,他有國家支持,有龐大船隊。班超向外出走,是履行命令,為國家效忠,得到國家和西域支持。玄奘向外出走,卻只是追求內心安寧,內省人生真理,他是一個人偷渡出境走向西方。

當時他身邊沒有悟空、悟能、悟淨和龍皇三太子。過程中,美女財富權力引誘,苦難孤獨猶豫衝擊,他曾經動搖過嗎?想過放棄嗎?始終是血肉之軀呀。二十幾年來,一匹瘦馬,一顆光頭,一身玄裝,滾滾紅塵中前行,他的腦海在想甚麼呢?。經歷10幾年的磨練,參透出大智慧,悟出唯識,所以他在天竺學佛,辯倒諸僧是不難理解的。

攀山也是一場修鍊、一次冥想、一頓內省。

人總想自由自在,想見識很多的地方,想嘗試很多東西,以有崖隨無崖。自己多年來努力滿足自己的意欲,同時間總覺對身邊人有所虧欠,心頭常盤旋著自私自利的愧疚。

自由可以有兩個理解,一種是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,另一種是不去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。人隨感覺走,這是瀟灑;人不讓感覺主宰自已,這是成熟。無錯,自己選擇自己負責,同時亦要向他人負責。我們如何平衡呢。想起一句老話﹕人可以滿足千個欲望,或是克服一個欲望。

年紀不小了,我不能只向自己負責。

2007/09-11

 

 

 
賊船行旅 wildtrekking.net All Rights Reserved